王猛: 总在变,所以他们挺老了,还一直挺好!

我知道,每个人心中都有各自认为会赢的球队,可这并不耽搁我们欣赏季后赛的美好。

         我也知道,在你听到有人预测,判断,讲述为什么对面那支队会赢时,会打心眼里不爽,会想反驳,甚至想骂街。

         太正常了,谁都一样!

         我也憋着吃朱龙虾的龙虾呢,谁要是说雷霆能赢,我也会像躲在门后头,手举一盆冰水,贼着准备吓人一跳的混账孩子一样,偷偷闷着听听他的理由是什么,要是他们的理由里有什么漏洞,我一定立刻冲出来,把冰水浇他脑袋上……

         可这不代表威少的暴力美学不美,不代表杜兰特的进攻能力不迷人。多横啊。那简直就是在展示人类身体极限的边缘究竟在哪儿。你看一旦马刺投篮不中,雷霆摘下篮板,球来到威少手中,他一个人打起冲锋时的样子,整个世界都会被他甩到身后,苍了天啦,他的双腿交替往前飞,真跟漫画里一样旋转成螺旋一般。多美妙啊,看着这,你能不惊讶世界的神奇么,怎么能有身体素质如此出色的人。

          如果这两队不美妙,随随便便就是一个4比0,4比1,季后赛还有什么好看的。他们真配得上在天王山酣战一场!

          他们打得越久,这轮系列赛就越美妙。你看得到天赋,个人能力,英雄横刀立马,力挽狂澜,也看得到整体,默契,彼此呼应如五指收放。不,我不是说雷霆只有个人能力,他们有自己成为整体的方式,威少和杜少吸引着马刺绝大部分的防守注意力,伊巴卡、坎特、亚当斯、维特斯他们才可能得到投篮空间,第四场比赛里,威少命中率不足三成,可他传出了15个助攻。我也不是说,只有马刺只能依靠整体,开玩笑呢,现在的马刺已经有了莱纳德和阿尔德里奇,他们多棒,也都凭借个人能力,杀个天昏地暗……这些都很美妙。

        可最吸引我的,还是调整之美。

        球场如同人生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,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呼吸,冷静,警惕,阅读,判断,应对。马刺的计划是一人死缠杜兰特,其他人收缩禁区,给威少中远距离跳投,可你不知道在这一天晚上,威少的外线投篮准不准,他一直进,你就不可能一直放他。雷霆最开始防守阿尔德里奇的计划是身后防守,尽可能把他推得远离进攻区域,可阿尔德里奇能在各个位置得分,他甚至命中了来到马刺的头两个三分球,你就得绕到他身前,限制他接球,你总得想办法应对。而且,也总有办法应对。

         面对球场或者人生,你总能做点儿什么。

         和雷霆第三场比赛之前,帕克就是场均得分8分。马刺的三驾马车似乎已经彻底让位给了两位新的旗手。莱纳德和阿尔德里奇太出色了,他们几乎让人忘记了邓肯和帕克的低迷。和雷霆的第四场比赛,是邓肯职业生涯第一次在季后赛中出场,却一分未得。

         新的领袖正坚强地站在最前排战斗,老的那些,正在应对自己新的角色。以前他们是脊梁,现在顶梁柱变成了年轻力壮的,他们要从承重墙化成砖瓦,在顶梁柱身边找到需要填补的空间,然后调整自己的形状,把自己填进去。以前,帕克是进攻发起点,球在他手里,踩着风火轮一样窜来窜去……现在他的工作是尽快把球交到莱纳德或者阿尔德里奇手中,然后拉开空间,等待传球,完成外线投篮。

         第三战就是最好的例子。帕克得了19分,当然,第四场他得分更多。可第三场,他太多空位出手,这角色仿佛格林,仿佛米尔斯。空位,看起来很容易,其实对于帕克并不一定是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,习惯的路线,习惯的顺序,习惯的位置,帕克是个控卫,他的习惯是掌控进攻,是突破撕开防守,可现在马刺对他的要求不同,需要他站在三分线上,给莱纳德和阿尔德里奇扯开空间,没事儿别往禁区里走,别造成突破路线的拥堵……这就是从房梁到砖瓦的转变,他的角色在变化,帕克就得调整。

         帕克邓肯吉诺比利的调整,才让今年的马刺强大,他们不是被顶替了,是变了形,用另外一种方式生存在马刺的故事之中。他们总在变,所以他们挺老了,却一直在!

         有很多人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位置。也有很多人,是调整着,应对着自己,找到那个位置的。谁都不是一块切得整整齐齐的砖头,能找到四四方方的位置,和其他整整齐齐的砖头垒在一起。每个人跟如同拼图的一块一样,棱角诡异神奇得多,可人生不是拼图,有一个提前比着你的样子设计的位置在等你,你得调整自己,去应对随时变化的世界。

         你公司这半年需要你做的事情,和之前不同了,你女朋友最近爱吃的东西和以前不一样了,你导师觉得你的论文主题需要调……你都得应对,在融入这个世界之前,你不可能改变这个世界,你不调整自己,却根本不可能应对这不断变化的世界。

         所以,我爱看季后赛。季后赛仿佛连续剧一样,每一集都环环相连,不能丢,变化无时不刻地发生着,两队调整着,应对着,试图相互制约着……这过程太美妙了,谁不调整,谁不应对,谁就在这真实发生的成王败寇中倒下,我期盼着天王山的到来。

         我也期盼着,在今年夏天,匹克把帕克带到中国时,能跟他坐下来好好聊聊天,问问这个还有一礼拜就三十四岁的老控卫,是如何应对这一系列的调整的,如何压抑住过去多年的比赛习惯,如何变形,悄无声息地离开驾驶舱,拥抱新的角色?我想,这些问题的答案比让他教球迷们如何突破,如何转身上篮更有益处。

        面对这个世界,你总能做点什么,对吧?

0 条评论